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勤学堂

 
 
 

日志

 
 

我可否将你比作夏日---莎士比亚(Shakespeare)  

2013-06-01 22:58:08|  分类: 文化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可否将你比作夏日---莎士比亚(Shakespeare) - 勤学堂 - 勤学堂
 
 

SONNET 18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无名译文
  
  我可否把你比作一个夏日?
  你比它更亮丽更柔细
  狂风吹落五月的花蕾
  夏天匆匆已过
  太阳是天上的眼 散发炽热的注视
  它金黄般的容颜有时会暗淡
  任何美好的事物难免有朝云散
  与年日随自然 变迁远去
  但永不凋落的是你的夏日
     你不会失去属于你的美丽

孙梁译文:
  
  能否把你比作夏日璀璨?
  你却比夏季更可爱温存;
  狂风摧残五月花蕊娇妍,
  夏天匆匆离去毫不停顿。
  苍天明眸有时过于灼热,
  金色面容往往蒙上阴翳;
  一切优美形象不免褪色,
  偶然摧折或自然地老去。
  而你如仲夏繁茂不凋谢,
  秀雅风姿将永远翩翩;
  死神无法逼你气息奄奄,
  你将永生与不朽诗篇。
  只要人能呼吸眼不盲,
  这诗和你将千秋流芳!
  
  朱湘译文:
  
  我来比你作夏天,好不好?
  不,你比他更可爱、更温和:
  暮春的娇花有暴风侵扰,
  夏住在人间的时日不多:
  有时天之目亮得太凌人,
  他的金容常被云霾掩蔽,
  有时因了意外,四季周行,
  今天的美明天已不美丽:
  你的永存之夏却不黄萎,
  你的美丽也将长寿万年,
  你不会死,死神无法夸嘴,
  因为你的名字入了诗篇:
  一天还有人活着,有眼睛,
  你的名字便将与此常新。
  
  虞尔昌译文:
  
  我应否把你和夏天比美?
  你比夏日更其美好温和:
  强风诚有吹撼五月可爱的花蕾,
  夏之为期全太短暂匆匆忽过:
  天上日照有时又何炎炽,
  太阳的黄金脸色也复常被阴翡掩没:
  美丽的事物终有一天会失去它们的美丽,
  只因它们遭遇不测或者自然之变的剥夺。
  但是你的常住之夏将要永不消退,
  那为你所有之美也将无改观,
  当你已在不朽的诗篇中和时间合一
  死神便休再夸口你正在他的阴影中盘桓:
  斯世尚有人视息,我诗长存予君生命至无极。
  
  梁实秋译文:
  
  我可能把你和夏天相比拟?
  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狂风会把五月的花苞吹落地
  夏天也嫌太短促,匆匆而过。
  有时太阳照得太热,
  常常又遮暗他的金色的脸;
  美的事物总不免要凋落,
  偶然的,或是随自然变化而流转。
  但是你的永恒之夏不会褪色,
  你不会失去你的俊美的仪容;
  死神不能夸说你在它的阴影里面走着,
  如果你在这不朽的诗句里获得了永生;
  只要人们能呼吸,眼睛能看东西,
  此诗就会不朽,使你永久生存下去。
  
  梁宗岱译文: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娇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销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娇艳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它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诗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黄杲昕译文:
  
  我可能够拿你同夏天作比较?
  但是夏天不像你温和又亲切:
  狂风会让五月的娇蕾抖又摇,
  而夏天又是过于短促的季节,
  有时候天上那眼睛照得太热,
  它金色的面庞又常黯淡无光,
  任哪种美色都难以永葆美色——
  意外或自然变化剥去其盛装。
  可是你永恒的夏天不会凋零,
  不会丧失你所拥有的那种美——
  一旦你在不朽的诗中获永生,
  死神难吹嘘你在它影中徘徊:
  只要世上有看书的人在呼吸,
  这诗就存活并把生命给予你。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